掃描二維碼關注公眾號
設計,為更有效傳播
INEWS / 公司新聞
我國苜蓿產業發展現狀與前景如何??
來源: | 作者:jcjfxcy | 發布時間: 2019-10-09 | 540 次瀏覽 | 分享到:

9年前的“三聚氰胺”事件至今讓人難以忘懷,不僅在于它爆出了我國奶業過去積累已久的亂象,還反映了苜蓿等優質飼草供應不足的現實。此后,在各界的努力下,苜蓿等優質飼草正逐漸向發展黃金期邁進。


這一可喜的現象從2017年第七屆中國苜蓿發展大會上可窺見一斑。8月15日至18日,由中國畜牧業協會、國家草產業科技創新聯盟主辦的上述會議在甘肅省酒泉市召開,近千名代表參加會議,現場座無虛席,他們既有“草人”也有“牛人”。


從會上了解到,在國內需求的強烈拉動下,2015年我國優質苜蓿種植面積320萬畝,產量180萬噸,與2010年相比,分別增長5.4倍和8.2倍;但同時,苜蓿進口量也從2010年的21.8萬噸增加到2015年的120萬噸。


作為種植業結構調整及草畜一體化的重要作物,苜蓿產業當前的地位前所未有,但國產苜蓿質量不高、進口苜蓿量不斷攀升,這迫使業界不得不思考:如何為國產苜蓿正名?我國苜蓿產業發展現狀與前景如何?


一個事件打開一扇大門


在畜牧業發展進程中,“三聚氰胺”事件的影響是深遠的,而苜蓿飼草也從這之后重新進入了公眾的視野。


苜蓿,波斯語的意思是最好的草。從張騫出使西域帶回苜蓿草種到現在,苜蓿在我國已有2000多年的栽培史。近20年,苜蓿產業經歷了波浪式發展,成都大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羅蜀杭對此深有感觸。


1998年,羅蜀杭到美國參觀、學習了兩個多月,回來后便在四川省涼山州開始試種,但那里的氣候條件并不適合苜蓿的生長,最終以失敗告終。


吃過苦果之后,羅蜀杭又經過系統考察,1999年來到了甘肅省。“當時就投資了上億元,建了7萬畝基地、800畝種子田、4個加工廠。”羅蜀杭介紹,2000年生產出了一批苜蓿干草,但當時國內還沒有充分認識到苜蓿的價值,他只能先免費送給牧場試驗。


隨著苜蓿產業的不斷發展,國內牧場也逐漸有意識地認識到苜蓿的價值,但重視程度依然不夠。羅蜀杭記得,2004年后,苜蓿產業發展面臨一個大問題,即價格不漲,“奶牛養殖規模在擴大,但苜蓿發展緩慢”。


直到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發生后,苜蓿的價值才得到重新評估。羅蜀杭介紹,2009年苜蓿價格翻了一番,苜蓿產業也迎來了發展的黃金期。


實際上,苜蓿是奶牛等草食動物的優質飼草,被譽為“牧草之王”。據測定,苜蓿干草蛋白質含量可達20%以上,葉粉中蛋白質含量大于30%,葉蛋白為40%以上,是一種優質豆科牧草,成為奶牛等草食動物的“寵兒”。


實踐也證明,發展奶業離不開優質苜蓿產業的支撐。西方諺語里說,大自然賜予人類兩件珍貴禮物,一是苜蓿等豆科牧草,一是奶牛等草食動物。“優質牧草邂逅奶牛瘤胃,才能衍生優質牛奶。”中國奶業協會代理秘書長劉亞清說。


據劉亞清介紹,保障苜蓿供給,對奶業有三大好處:一是奶牛更健康,代謝類疾病下降30%以上;二是牛奶更優質,乳蛋白提高0.2個百分點,乳脂率提高0.1個百分點;三是經濟又高效,牛奶產量年度增加1噸以上,養牛效益年度增長1000元以上。


自此,苜蓿和奶牛便形成了一種天然的聯系。但實際上,苜蓿還具有另外一個功能,即較強的固氮能力,能將空氣中的氮轉變為植物可利用的氮。


苜蓿種植效益亟待提高


其實,苜蓿并不只是奶牛的寵兒,也為其他草食動物所喜好,如黃牛。“一等苜蓿給了奶牛,可以將二等、三等苜蓿給我們,它們都很愛吃。”中國畜牧業協會牛業分會會長許尚忠開玩笑地說。


據悉,美國農業部為此將苜蓿干草劃分為4個等級,分別是特級、一級、二級、三級,其中不同級別的指標也有不同規定,而奶牛對優質苜蓿的要求相對更高。


但目前國內苜蓿并不能完全滿足奶牛等養殖企業的需求,主要在于質量不穩定。有企業抱怨,上一批苜蓿非常好,但下一批就相差千里,甚至有時還供應不上。


在這種情況下,進口苜蓿量便逐年攀升。“僅2017年上半年,我國干草進口量達80多萬噸,其中主要是苜蓿。”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動物科技學院教授呼天明介紹道。


當然,國產苜蓿質量不穩定有多重因素,如種子質量不高、技術水平不高、品牌效應不突出等。但最值得一提的是,苜蓿種植的地塊多是鹽堿地、丘陵坡地等中低產田。


在參觀酒泉未來草業有限責任公司苜蓿種子繁育基地時,該公司總經理董其軍介紹了種草的難處,其中之一便是首先花大力氣改良鹽堿地,成本太高,而這也正是大部分“草人”的心聲。即使流轉到土地,也因為土地流轉租賃費用逐年增加而影響了使用。


在我國,社會對苜蓿的認識普遍不足,往往認為苜蓿作為飼草無利可圖,便選擇較差的地塊種植苜蓿。但實際不然,呼天明團隊通過實踐發現,苜蓿地在6月上旬收割兩茬干草后,硬茬種植青貯玉米,每畝產值可達5000元。


中國工程院資深院士任繼周在黃土高原的研究證明,把1/4~1/3的耕地拿來種草,進行草田輪作,糧食單產可提高50%~60%,總產提高30%~40%。


此外,苜蓿種子質量也影響著苜蓿干草的質量。據相關統計,2015年國產苜蓿種子銷售量8478.9噸,占全國比例31.7%,同比增長10%。“但國內苜蓿種子在質量和價格上以及供應的穩定性上還不及進口品種。”一位專家在會上表示。


在隨后的考察中,當記者問到“目前國內苜蓿種子市場國產苜蓿種子和進口種子的比例是多少”時,各方代表對這個問題都沒有正面回答,而是說目前國產苜蓿種子的應用比例在提高。但實際上,作為苜蓿種植者,雖然進口苜蓿種子價格更高,但他們卻更愿意使用進口的。


甘肅西部草王牧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劉富淵提到一個情況:“國內登記或審定的新品種很多,但優良品種擴繁和商品化生產比例很低。”


牛跟草走草畜一體化


雖然國產苜蓿發展存在很多問題,但其發展勢頭不可阻擋。農業部畜牧業司副司長李維薇介紹,近年來我國苜蓿產業發展思路越來越清晰,實現了養殖業布局向草業商品化調整的轉變,實現了草畜一體化融合。


值得一提的是,我國養殖業尤其是奶牛養殖布局逐漸從“草跟牛走”轉變為“牛跟草走”,即在優質苜蓿專業生產區形成產業的下端產業,實現苜蓿帶和奶牛帶的融合。


成績的取得離不開各方的努力。2011年,在任繼周院士和眾多專家的支持下,中國奶業協會、中國畜牧協會、中國畜牧業協會草業分會共同提出“大力發展苜蓿產業的建議”。2012年,農業部、財政部共同啟動“振興奶業苜蓿發展”行動,每年安排財政資金3億元,每年新增50萬畝,每畝補貼600元。


我國苜蓿產業發展現狀與前景如何?


近年來,苜蓿種植面積不斷擴大,產量不斷提高,“但與奶業發展需求相比,仍有很大差距。”劉亞清說。


根據《全國奶業發展規劃(2016-2020年)》,2020年全國奶類產量目標4100萬噸。劉亞清認為,要實現這個目標,需要600萬頭荷斯坦泌乳牛和630萬噸優質苜蓿,而優質苜蓿供給量相差450萬噸,年均增量需要90萬噸。


今年年初,農業部印發了《全國苜蓿產業發展規劃(2016-2020年)》,預計2020年我國新增優質苜蓿種植面積300萬畝,優質苜蓿產量可以達到360萬噸。


在中國畜牧業協會草業分會會長、國家草產業科技創新聯盟理事長盧欣石看來,要使產業健康持續發展,要處理好三個關系。首先,要處理好苜蓿與多樣化牧草的協同關系,其中包括確保苜蓿主產區優勢,平衡協同發展多種飼草產業。


其次,要處理好基礎生產和產業創新的關系。其中,包括了中國條件下專業化作業、高效優質生產的關鍵技術、糧改飼系統與模式、草產品品質與安全等。


此外,還要處理好自身發展與政策支持的關系。盧欣石代表業界提出政策需求,希望對苜蓿給予普惠性補助、享受綠色通道優惠,同時加大對草種業的支持力度,呼吁合理收取土地租金。


“發展苜蓿等優質牧草產業,不僅是解決我們吃肉、喝奶需求的必經之路,也是保護草原生態環境、促進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的必然需求。”李維薇希望通過業界的不懈努力,早日形成現代草業格局。

秋霞影院-秋霞韩国理论a片在线观看